当前位置: 首页» 新闻动态

武汉协和医院给北理工师生发来感谢信

北理工法学院师生校友助力武汉纪实

 

  庚子年1月本是家家户户备年货,喜迎新春的团聚时刻,但新冠肺炎肆虐武汉、湖北、全国,武汉的疫情深深地揪着她和北理工师生的心。知道武汉急缺医疗物资,2020年2月4日张萌(法学院2017级法硕)便开始奔走在校友微信群里为武汉募捐医疗物资。

 

  起初响应者寥寥无几,身为发起人的她并没有灰心,一边联系着各种购买渠道,一边在微信里发送消息。在群里发信息效果不明显的情况下,便私信好友朱新东(法学院2017级法硕)、崔迪(法学院2018级法硕)发消息说了自己的想法,朱新东、崔迪当即表示愿意为武汉募捐。就这样“北理工学子助力武汉”微信群被建立了,将群二维码转发到多个校友群中,陈希(法学院2017级法硕)、赵阳(法学院2017级学硕)、孟尚尚(兼职)、段丽娜(法学院2017级法硕)、李津、宋阳(法学院2017级学硕)、贾姗姗(法学院99级)、徐舒(法学院 09级本科)扫码进群参与了募捐;徐长庆(法学院2017级学硕)未进群,私信募捐。张萌告诉捐款人,她没有能力让大家知道她们捐款助力武汉,她只能在自己的朋友圈公示捐款情况,接受大家的监督。看到张萌朋友圈消息的张爱秀老师、凌晓军校友(宇航学院2012级飞行器动力工程)也私信她参与了募捐。此外,还有数名北理工人匿名参与了募捐。他们中的一些人与张萌并不认识,因为校友的缘故,他们彼此信任,他们将捐款转给张萌,她一一做好登记。

 

  钱募集到了,接下来就是物资购买了。这一时难住了大家,大家集思广益,竭尽所能寻找购买渠道,然后将联系方式推给张萌,她再具体地与商家联系,物资价格、数量、资质、能否提供“三证”、运输方式等等,事无巨细的一一与供应商联系。或是因资金有限,达不到最低购买数量;或是因无法提供“三证”,无法购买;或是因资质不符捐助条件等未能进行购买。事后,张萌说大半月以来,已记不清询问过多少人口罩、防护服一事,有同学,也有辗转几层遇到的新朋友。

 

  自募捐以来,手机不离身成为常态,熬夜刷朋友圈成为常态。因为怕错过任何一个抢购物资的消息。看到有关物资的信息就会及时咨询,筛选出信息后发到群里跟大家讨论,是购买N95口罩、防护服、一次性医用口罩还是护目镜。夜深人静、万家入眠时,她与法国同学联系,一天天,一次次,终于找到了购买ffp2口罩的渠道。陷进绝望后又见希望,皇天不负有心人,截到2月6日,分批次一共购买了250只口罩。募捐之路远非想象中容易,碰钉子一度碰到怀疑甚至崩溃,有时急哭了,擦干眼泪继续奔波。购买物资的辛酸或许只有这些小伙伴才懂得,因为资金、资源有限,他们的募捐之路走起来确实难了一些,购买物资期间因讲价还惹得销售方生气,差点买不到口罩。苦苦道歉了许久,才平息了对方的心气,买到了口罩。

 

  元宵节一大早联系武汉协和医院,当得知符合欧标的ffp2口罩一线医务人员可以用时,她连声道谢,开心的语无伦次。群里的小伙伴知道这件事后欢呼雀跃,有位学长说“如果能多买些口罩,不够的钱他来补。”

 

  收到口罩,一遍又一遍确认着口罩数量,再次与武汉协和医院工作人员联系。3月5日寄出了口罩,对于购买口罩的数量向武汉协和医院表示歉意,并非有意为之,尽力了买到这些。对方说感谢,这没什么。3月6日,他将具体情况在群里跟大家汇报,并就剩余募捐金额的捐助方式征求了大家意见,最后统一决定捐给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。3月10日,与武汉协和医院工作人员联系,确认对方已经收到捐赠的物资后,他们说之前一切的累、一切的疲惫、一切的埋怨都值得,群内小伙伴的激动之情难以用语言表达。募捐之路,大家一起走、一起商量,互相鼓励,一起成长。他们说,我们只是做了自己最该做的事,我们用绵薄之力助力武汉,是北理工人的担当,是“延安跟 军工魂”的传承。

 


(审核:  张爱秀)